李建成
他是大唐第一位太子,也是被历史扭曲了多年的真太子。大唐创业之初,他立下了赫赫战功,却被几个浑蛋史官一笔勾销;他礼贤下士,温文尔雅,常能提出治国良策,却被几个无耻的御用文人忽略不计;他一直深得父皇赏识,被朝野上下爱戴,却因居安而不思危,终被他的弟弟李世民所残杀。于历史贡献,我们不敢断言他登基后会比李世民做得更好,但绝不会太差;可于仁义道德上,比之于李世民的矫揉造作、阴险毒辣,李建成会更磊落光明、仁者无敌。   由於李建成是这场斗争的失败者,而史书又是胜利者所写。因此李建成和李元吉在史书中几乎被写成昏庸无能之辈,甚至在三陷害李世民。最骇人听闻的说法是说李建成曾在酒中投毒,李世民便吐血数升。但是,史学界也对这一类的史料产生怀疑。投毒事件其实十分可疑,那时兄弟早已势成水火,李世民又怎麼会去东宫和建成喝酒?如果李建成真的想杀害弟弟,哪有毒不死的道理?人的血又有多少,李世民吐血数升未死,岂不是医学上的奇迹?因此不少史学家认为:李世民为了替自己的行为辩护,便在史书中捏造了很多栽赃李建成他们的传闻。

太原起兵

大业十三年(617年), 李渊被任命为太原留守,时李建成携领家属在河东居住,李渊令李建成在河东秘密结交有才能的人。

同年二月,马邑校尉 刘武周据城造反自称天子,三月破楼烦郡进据汾源宫。李渊一方面以讨贼为名募兵,一方面派密使到河东催促李建成来太原。

为了解除争夺天下的后顾之忧,李渊先暗中结好突厥。突厥要求李渊自立,否则不予支持,李渊坚决不肯。李世民刘文静裴寂等多次劝谏,但李渊仍旧坚持。六月,李建成到达太原,李渊非常高兴。裴寂等人跟着李建成来见李渊,劝李渊仿效仿效 伊尹 霍光废掉隋炀帝 杨广拥立代王杨侑,发兵传檄各郡县,更改旗帜向突厥表态。师出有名,令中外归心。李渊认为这么做有点掩耳盗铃,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李渊于是决定起兵,派遣使者告知突厥,送马千匹且许诺派兵。

李渊在太原远近招抚,西河守将则多次向隋朝廷表忠心,挡住了李渊西取长安的道路,于是李渊派遣李建成率军前往攻取,除了路上吃的只带了三日的军粮。

李建成见招募来的义军没有经过训练,担心他们不能打仗,于是立下军法,整肃三军。在兵进西河的行军路上,李建成与将士们同甘共苦,百姓种在道旁的瓜果蔬菜,一定要付了钱才能吃,得来的食物酒水,也与将士们一同分享。大军行至西河城下,李建成亲自前往告知自己的来意,城内人纷纷来投,只有郡丞高德儒不肯归降,李建成于是率军攻打高德儒,郡司法书佐朱知瑾从城上将李建成兵马引进,将高德儒生擒后斩首,其他西河人全部赦免。李建成平定西河,往返只用了九天时间。班师后,李渊非常高兴说:“用这样的方法用兵,可以横行天下。”封李建成为陇西公,为左领军大都督

七月,李建成随李渊进图关中。驻军贾胡堡,时天降大雨。

八月,雨停后,李渊在李建成的建议下开始进兵霍邑,李渊担心霍邑守将 宋老生坚守不战。李建成认为宋老生虽然之前可以平定盗贼,其人出身寒微,有勇无谋,可以引诱他出战。李渊于是派几百个骑兵往霍邑城东,在距城五六里的地方安营,等待步兵。李建成与李世民各只率领几十个骑兵直到霍邑城下巡视。李渊又将部下分为十几队从城东南巡至西南,做出好像要安营又要攻城的样子,让 殷开山率领后军开始进军。宋老生见城下打算安营的兵马数量不多,李渊后军尚未前来,于是将三万人一分为二,自己带人从东门杀出,另一队从南门杀出。李渊担心宋老生不会离城太远,让李建成率领左军,李世民率领右军,断掉宋老生的回城之路,李渊自己率军假装撤退,宋老生李渊撤军,以为是李渊怕了,引军向前,在距城一里处列阵。殷开山率领步兵前军列阵,后军相继而至。还没交战,李建成与李世民率军作出大攻霍邑东门南门的样子,李渊放出谣言说宋老生已被斩首,宋老生兵马听到后,舍弃兵仗四散奔走。城门又被李建成、李世民所堵,宋老生无法回城,城上人放下绳子想要将宋老生拉上去,军头卢君谔趁机将宋老生斩杀。(旧唐书载此战李渊宋老生击败,李建成坠马,功劳全归于李世民。)

九月,李渊派李建成率刘文静、王长谐等人拒守潼关,兼守永丰仓,以防止腹背受敌。不久之后, 李神通 柴绍等也举兵与李渊会合,李渊李世民屯兵阿城,李建成驻兵 霸上。十月,李渊率军至霸上,与李建成、李世民会师,兵力达到二十余万。李渊进入长安后,让李建成与李世民率军驻扎在长安城四面。李渊与众文武拥立代王 杨侑为天子,尊杨广为太上皇,改元 义宁。杨侑李渊为唐王,李建成为王世子,并让李建成开府治事。

义宁二年(618年),李建成被封为抚军大将军、东讨元帅,率领李世民等十万(一说七万)兵马向东略地,伺机夺取洛阳四月,李建成回到长安, 隋恭帝杨侑封李建成为尚书令

平定山东

武德元年(618年), 宇文化及处死隋炀帝 杨广,不久之后,隋恭帝杨侑让位李渊李渊接受禅让后,立李建成为太子。

武德二年(619年),司竹盗贼祝山海作乱,自称护乡公,李建成率领桑显和前往将其平定。四月,凉州人 安兴贵杀掉李轨率领剩余部众前来投降,李建成前往原州接应。

武德三年(620年),刘武周被击败后逃往突厥,七月,李渊李世民征讨王世充,令李建成镇守蒲州,防备突厥。

武德四年(621年),稽胡酋帅刘仚成拥众数万作乱边疆,李建成率军前往征讨。李建成率军于鄜州与刘仚成军相遇,李建成合兵与刘仚成交战,大破刘仚成,斩首百余级,俘虏一千多人。李建成放走各稽胡首领几十人,让他们回到部落招降其他首领,刘仚成得知后与其他首领前来请降,李建成见这些部落民族兵马太多,害怕他们将来再次作乱,于是准备将他们全部杀死,消息泄漏,刘仚成逃往 梁师都那里。李建成处死稽胡降兵六千余人。

武德五年(622年), 刘黑闼李世民击败后,逃往突厥。六月,刘黑闼引突厥军作乱山东。 魏征见李建成虽然是嫡长子,但是功绩不如李世民,于是建议李建成去请战立功。李建成听从魏征的建议,请求去征讨刘黑闼。于是李渊派李建成和李元吉率军前往,十二月,李建成于魏州大获全胜,擒斩刘黑闼,平定山东。

武德六年(623年),七月突厥 颉利侵犯朔州,李渊派遣李建成和李世民驻兵并州防备。九月,突厥退兵,李建成班师回朝。

武德八年(625年),四月突厥侵略定州,李渊令李建成驻兵幽州,李世民驻兵并州防备。

玄武政变

秦王李世民由于长期在外征战建立战功掌握权柄,对于立李建成为太子很不服气,于是想尽办法取而代之。武德七年六月,秦王府制造出杨文干事件,使人诬告太子勾结边将谋反。最后,唐高祖以兄弟不睦流放了东宫的 王珪、韦挺和秦王府幕僚杜淹

此后,秦王府和东宫摩擦不断。武德九年(626年),李建成建议李渊,将房玄龄杜如晦逐出秦王府,严令不得相见。秦王府文武多被免官外放,府中只剩长孙无忌高士廉尉迟恭张公谨等几人。众人感到惶惶不可终日,于是劝李世民尽快采取行动杀掉李建成,逼李渊退位。

六月四日清晨,李世民率领 秦琼 尉迟恭 程知节 侯君集等人在玄武门设下埋伏,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奉召入宫,行至临湖殿,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,于是掉头准备回东宫。李世民一边大呼一边在后面追赶,并一箭射杀了李建成。

东宫和齐王府的 冯立薛万彻谢叔方等将领得知李建成遇害,带领二千兵马猛攻玄武门,将玄武门守将 敬君弘、吕世衡等斩杀。薛万彻鼓动士兵去攻打秦王府,秦王府诸人大惊失色,于是割下李建成与李元吉的人头示众,使东宫兵马失去斗志。在这场政变中,李建成的五个儿子全部被杀,全家被逐出皇室宗籍。

贞观二年(628年),李世民追封李建成为息王,追谥“隐”。以王礼改葬李建成。贞观十六年(642年),李世民又追赠李建成为皇太子。

招募贤才

隋大业九年(613年),各地反隋义军已有很多,李渊这时候也已经有了起兵的念头,他让李建成携带家属在河东居住,并秘密招募有才能的人,为起兵做准备。李渊正式起兵以后,得到了河东地区的响应。

唐朝建立以后,李建成太子府任用的很多人才都为大唐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武将 薛万彻,在李建成死后为唐征讨突厥、吐谷浑 高句丽等; 冯立在突厥逼近长安时以少战多,大战突厥; 马三宝于唐创业时立下不少功劳,李世民曾因马三宝的死而废朝;文官有 王珪为唐初名相, 魏征更是进入凌烟阁

坚定起兵

大业十三年(617年)二月,李渊起兵之前,李世民刘文静等多次劝谏李渊早点起兵,但李渊以李建成未到太原不肯起兵,直到同年六月李建成到了太原之后,李渊才决定正式起兵。

李渊正式起兵往关中进军,第一战是攻打西河,由李建成和李世民带兵。李建成给新聚集的义兵制定军法号令,和将士们同甘共苦,对百姓也是秋毫无犯,使得李渊起兵之初既得将士之心,也得百姓之心。李建成前后只用了九天时间就平定了整个西河。

李渊进攻霍邑的时候,逢天降大雨,派去突厥的使者 刘文静没有回来,于是有传言说 刘武周联合突厥打算偷袭太原。李渊招集众人商议,参与议论的人多认为家属都在太原,必须回救,但李建成与李世民认为,突厥贪利,如果要进犯,会打马邑,刘武周想打太原,必定会与突厥意见不合,所以不用担心,反倒是如果进军一半回救太原,就需要同时面对屈突通宋老生刘武周、突厥等。李建成又分析霍邑守将 宋老生有勇无谋,雨停之后进军,可一战将其斩杀。李建成与李世民的话使李渊坚定攻打长安,进而建立李唐政权。

阻父灭佛

武德四年(621年), 傅奕上奏《请废佛法表》,请求废除佛教,至武德九年(626年),傅奕总共上疏七次。李渊有意废除佛教,问李建成,李建成以佛教 三乘、八 正力谏不可,大意是说:“佛教讲究众生平等纵是儒道也难以伦比,从古至今的明君贤士无不对佛教遵崇敬仰。现在出家者未必都是好人,有行为不端的,有为了避税偷懒假装学佛的;但也有威仪具足,严守戒律,心性志向像珠玉一样澄明高洁的。如今要不分贤愚地遏令他们一并还俗,恐怕将会玉石俱焚。这件事恐怕要损伤了德政和教化。今天如果责令佛门自行降罚除奸,可不仅佛性慈悲为怀、平等无差,而且那种物我两忘、绝爱忘恨、无嗔无怒的舍己境界就像大海一样的包容一切。商均和丹朱这两位储子生长于帝舍皇宫,虽不堪大任,但还不至于亏损的圣德。今天忽然要因愚僧的过错而毁灭尊宗,我经过反复商量认为于理不可以这样做。”